跑步

我在末世有套房 第四百一十二章 徒手拆机

2019-12-05 02:24:0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我在末世有套房 第四百一十二章 徒手拆机

噗通!

水花溅起。

因为跳水姿势的缘故,坠落水面的冲击狠狠地撞在了江晨的胸口。即便是以他强化过的身体,也被这庞大的冲击力撞得灌了两口水。

气泡如柱。

保持着下冲的惯性,江晨努力憋住气,拼命地向前刨水。

当手触摸这10米深的海底,确认上方应该看不到这里时,江晨立刻启动了穿越。

挤压在身上的压力骤然消失,浑身湿漉漉的江晨出现在了末世别墅的床上。

没有停留,江晨从储物空间中取出了一直备用着的t-3型动力装甲,就这么钻了进去。

【封闭模式启动】

装甲背后的四个涡旋引擎向内收缩,合上了喷射口。分布于全身各处的通风口也纷纷关闭,装甲内部的氧气存储设备打开。整个动力装甲与外界封死,不进行任何气体交换。

理论上无论是空降型还是陆战型的动力装甲都是不能潜水的,因为这么一个铁疙瘩丢在水里肯定是浮不起来。水中没有空气存在,原理为加速空气推进的涡旋引擎自然也就失去了作用。

不过这动力装甲虽然没有潜水功能,但基本的防水功能还是能做到的!

确认了装备正常,江晨嘴角咧开一抹狞笑。

“看老子怎么虐你们。”

穿越启动!

几乎就在他刚走,孙娇便推门走了进来。

看着空空荡荡的房间和那湿漉漉的床单,她郁闷地撅了下嘴。

“还以为你回来了呢。”

不过既然是临时穿越回来,他在那边应该是遇上了什么麻烦吧。

想到这,孙娇也是不由有些担心。

“要是能带人家一起去就好了。”

叹了口气,孙娇走上前去。

一把抱起了那湿漉漉的床单,转身向门外走去

四周的海水被均匀地挤开,江晨刚出现在这边,视线便对上了一副漆黑的潜水面具。虽然看不到她的表情,但从他那呆愣的动作却能看出。他很震惊。

然而震惊仅仅只是一秒,他立刻抬起了手中的水下手枪。

拖着白色的气泡串,子弹射在了江晨的前装甲上,然后被毫无悬念地弹开。

江晨猛地一蹬地面。也不掏枪,伸手一把抓住了他的脸。

“啊,咕咕!”

被擒住了脸,那潜水员死命地挣扎着。

痛苦的声音顺着手臂传来,江晨没有理会他在说什么。狞笑着抓着他的头,任由胸中怒气肆意,狠狠地将他磕向了一旁的礁石。

“死吧!”

脑袋如西瓜般碎裂,鱼群被这血腥味给惊地四散而逃。

江晨扔掉了他的尸体,从手中掏出匕首一挥,割断了他背后的绳索,然后抓住绳索在手上绕了几圈。

嘴角再次勾起一抹残忍的狞笑,江晨一脚踏在了礁石上,一边缠绕着手上的绳索,一边与那逸散的鲜血一同窜向水面。

在堪堪触及水面的时候。江晨右臂猛地用力一扯绳索,冲出了水面。

【封闭模式解除】

“雷姆阵亡。”

“快割断绳索!”

“不,拉升高度,我们替雷姆报仇!”那名士兵拖出了机枪,用尼龙扣将自己固定在了直升机门处,双目赤红地将机枪架在了直升机侧门口。

“旋摆机头,快!”

“收到。”飞行员伸手拉动了手边的摇杆。

旋翼骤然加速,直升机迅速攀升高度,这300多公斤的重物对这种中型直升机来说并不算什么,将江晨吊起。与此同时。驾驶员做出了“前冲”+“侧摆机头”的机动动作。在惯性的牵引下,牵在绳子末端的动力装甲就好似一根秋千,被绷直地甩了起来。

机械准星死死地锁定了绳子末端的江晨,克制着因为惯性力而涌向四肢的热血。那名士兵面色狰狞地扣下了扳机。

“去死吧,怪物!”

哒哒哒!

子弹乒乒乓乓地打在了装甲表面,12.7mm的大口径弹药虽然无法洞穿塑钢装甲,但如此密集的扫射依旧是对江晨造成了不小的麻烦,甚至在装甲表面打出了一连串的凹痕。

尤其是对于头部装甲。

豆大的子弹如同一个个凶狠地耳光,劈头盖脸地撞了过来。

“操!”

江晨怒吼了一声。

【机枪模块。启动!】

攒射的12.7mm弹药恰巧射中了推进机枪的轴承,将三棱状枪管卡在了原处。

【警告:机枪模块受损】

草!

忍着被撞得七晕八素的意识,江晨咬牙拔出了腰间的战术步枪,对着机舱内扫射了过去。

子弹洞穿了那名士兵的头颅,机枪从他手中滑落,和他一同坠向了大海。

“该死!鲍恩倒下了!”

“g!坐稳!”

飞行员此刻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然而身经百战地他很快便镇定了下来,将油门控制杆推到了底!

江晨如同被荡起的秋千,在离心力的作用下被拽的飞起。猝不及防之下,左手握着的步枪竟是被吹的飞了出去。

此刻一人一机已经远离了科罗岛,飞向了孤海上的荒岛。

旋翼轰鸣,直升机瞬间攀上了百米高空,然后又划着九十度的俯冲角,狠狠地冲向一旁的岩壁。

缠绕在江晨右臂的绳索绷紧到了极致,将高速的气流割裂的嗖嗖直响。

直升机在靠近岩壁50米的时候来了个90度大转向,旋翼在极限的操作下剧烈抖动。这是个冒险,一旦旋翼折断,他们全机人员必死无疑。

然而一旦成功,那个穿着钢铁盔甲的怪物就会向撞上苍蝇拍的蚊子一样,摔成一滩烂泥。

“去死吧!”

飞行员瞥了眼那“钢铁怪物”的位置,咬牙搬动飞行摇杆。

在这种速度下,他必死无疑!

是吗?

嘴角滑过一抹狞笑,江晨骤然全身青筋暴起。

他的口中爆发出一声怒吼,缠绕在他右臂的绳索发出不堪重负的悲鸣。

“该死的是你们!”

涡旋引擎骤然喷射。

幽蓝色的火焰如同四只蝴蝶,在空中划出妖异的轨迹。

【警告:重力突破阀值】

【当前加速度:22g】

橙黄色的图标在恍惚的视域中闪烁,江晨几乎要将牙咬碎,用紧绷的面部肌肉锁住了上涌脑门的热血。

距离接近临界值!

就是现在!

视域中光标骤然闪烁,将引擎功率推至最大的同时

,江晨猛然挥动青筋暴起的手臂。

“啊啊啊!”

狂化!

一瞬间,诡异的一幕发生。

双方立场瞬间转变,原本被直升机拖着砸向岩壁的“秋千”,突然间变成了“杠杆”的支点。过载输出着的涡旋引擎,爆发的推进力彻底压过了俯冲着的直升机。

身披动力装甲的江晨,死死地拽着绳索,扯住了直升机前冲的势头。

他拽着它,竟是将这数吨重的直升机抡出了一个半圆,狠狠地砸向了那岩壁之巅。

加速度值闪烁着,一直跳到了27g,定格在了人类极限的3倍位。

“这不可能!”飞行员失声惊叫。耳边爆鸣着旋翼折断的警告,他手足无措地看着崩溃的仪表盘。

还有那急速接近的岩壁

碎石与金属残片炸裂,飞行员和剩下的几名乘员,就在这狂暴的冲击中化成了碎片。

寂静重新回归,望着那冲天的火光,江晨缓缓松了口气。

【引擎过载,自动降落模式启动】

数道橙黄色的警告被一条红色的警告取代,引擎缓缓熄火,拖着江晨向正下方降落。

血流瞬间回归四肢的感觉简直要让人高感受着全身肌肉的酸麻,江晨缓缓深呼吸了一口气,将流到嘴边的鲜血咽回去,任由装甲向下坠落。

md,又乱来了一次(未完待续。)用户请访问

鞍山市铁东区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新巴尔虎右旗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河北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北京治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好
湖南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