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意念王国 第二十一章 纵火革命(三)

2020-02-14 22:02:0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意念王国 第二十一章 纵火革命(三)

小康仔?!

琉璃瓶子的手是小康仔的?阿豪和阿彬顿感晴天霹雳,震惊得无所适从。

“对!没错!要的就是这个表情!就是你们脑子里猛然回想起来的那个人,那个数月前失联的小康仔!”

阿豪对此感到难以置信……也就是间接地说明,小康仔很有可能已经命丧黄泉了?!这只残臂如今就xie淋淋地呈现在他的眼前,这不是梦,这是栩栩如生的现实!

由此还将癞痢眼所追逐的那个“极密”的真相,以及他那无论如何都要与孤儿院对抗到底的决心……通过这只残臂,已经显而易见地延伸出来了。阿豪不由得回想起亲眼目睹教室风云后的第二天,院长站在升旗台上所说的那番话,前后关系串联一下,不禁让他浑身战栗起来。

“你们再猜猜看,我在禁区之最究竟看到了什么样的奇观?”癞痢眼轻手轻脚地放下琉璃瓶子,双眼不眨一下地瞪着面前的阿豪和阿彬,火红的霞光令其脸上可掬的笑容显得更惊悚可怖。

阿豪已经彻底弄明白了这一切的来龙去脉,也终于理解了癞痢眼此前的种种行为。而阿彬则还似个丈二和尚那样,被蒙在鼓里不知所措。

“你们现在终于知道了吧?可惜啊,太晚了。”

说完,癞痢眼阖上眼睛,深吸了口气,随后将一盒火柴掏出来,凑近耳边摇了摇,里面的火柴发出唰唰的干脆声响。紧接着他又走到尽头处的那堵墙面前,将剩余的胶条统统一股脑地撕开,空间里瞬间变得通彻敞亮。

刺眼的光芒令习惯了幽暗环境的阿豪和阿彬一时半会儿适应不过来,下意识地用手遮挡住了视野,双眼紧闭。待反应过来,阿豪睁开了眼,橘红的霞光将前方癞痢眼的身影轮廓给映成一环光圈,再定睛一看,癞痢眼前方的地面上簇拥着一堆瓶装物,透过霞光的照明,阿豪被这些瓶装物以及地面上反光的液体给吓得脊背发怵——清一色的铁罐上悉数用红漆喷了“瓦斯”两个大字,地面上的液体则是酒精!

癞痢眼手里捻着一根火柴,“嚓”的一声,点燃了。

这时阿彬也反应过来:“癞痢眼!”

癞痢眼盯着那根火柴,再一次扬起了嘴角:“我已经下定决心,要结束这一切了。”

【癞痢眼疯了!】

阿豪已经感觉到癞痢眼的精神出了很严重的问题,他不顾风险一个上前扑了过去,想要阻止癞痢眼,怎知素来反应极快的癞痢眼这次也动作迅速地避开了阿豪的飞扑。阿豪倒在地上,浑身沾满了酒精。

“这个炼狱是时候该消失了。”癞痢眼又擦着了一根火柴,“由我发动一场革命来结束它吧!一场我本慈悲的革命!”

“癞痢眼!你冷静点!不要做傻事啊!”阿彬破口大吼。

“傻事?呵,我这是堂堂正正的宣战!”癞痢眼愈发逼近那堆瓦斯,“你可知向孤儿院宣战,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不是绘画绣花,不能雅致、从容、文质彬彬、温良恭让……”

癞痢眼已经完全沦为丧失理智的怪物!阿豪不知怎么的,变得出奇地理智,见阻止无能,便立马冲至阿彬的面前,牵起阿彬的手就往后厨跑。阿彬还没反应过来,只听身后的癞痢眼怒吼道:“这注定是一场暴动!是我推翻孤儿院的暴烈行动!”

话音刚落,后厨的尽头处爆出一团火光,阿豪和阿彬已经逃出后厨,来到食堂……一股巨大的热量从身后袭来,阿豪和阿彬几乎是被推出了食堂,卧倒在地上。

紧接着爆炸声顷刻间席卷开来,持续了五秒,然后又爆了一次,前后加起来拢共爆炸了三次!整栋楼都为之撼动!

后厨完全变成炙烤的炼狱,食堂也沦为一片火海,置于里面的所有东西统统焚烧起来。阿豪和阿彬的衣裤此前沾上了大量的酒精,此时此刻,他们身上正燃烧着熊熊大火!

“呜哇!”阿彬猛地在地上打滚,不及五秒就把身上的明火给滚灭了,然而阿豪却没那么幸运,拼命在地上翻滚仍无济于事,反而还让火势烧得越来越旺了!

阿彬见状赶紧将自己的上衣脱下来使出浑身气力拍打着阿豪,火苗摇曳得厉害,时不时还泄出一些火星。不一会儿,阿豪身上的明火也灭了。好在他俩的衣裤都挺厚实的,没有直接烧及皮肤,要是布料再薄一点,恐怕就要死在这儿了。但即便如此,伤势仍不容乐观,起码二级烧伤。

尽管如今浑身上下火辣辣地疼,阿豪和阿彬也不得不动身了,此刻走廊的两端俨然被火海包围,进退两难。

阿豪迫不得已想到一个办法,如果从这里跳下去……好在食堂位于二楼,楼层之间的高度不会太高,但问题是火势蔓延得异常之快,底下一楼已经形成了一定规模的火海,不过老天爷就是这么地令人无语,哪里都不烧,偏偏烧在走廊的底下!一跳下去就等同于纵身火海!

就在阿豪和阿彬绝望到要问候老天爷的母亲之际,两条粗细刚好的绳子出现在他俩面前,吓得阿彬大惊失色,还以为是火灾把盘踞食堂多年的蟒蛇给逼出来了呢!

阿豪探出头去向上仰望——是阿添!?

“快抓住绳子!”

走廊两端的火势愈发逼近阿豪和阿彬,底下的火海也愈发壮大,火苗已经掠过一楼的天花板,开始往上蹿。

没有时间犹豫了!阿豪一把抓住绳子的末端,分别缠在阿彬的两只手腕上绑了个结,先让阿彬爬上去。

“大耗子——”

阿豪用力地推着阿彬光滑的后背,重重地摇了摇头,示意阿彬不要再扭扭捏捏。阿彬呼了口气,望着阿豪镇定自若的眼神,一鼓作气顺着绳子爬了上去,阿豪眼看着阿彬一下一下爬了上去,还在底下护着阿彬,生怕阿彬会掉下来。

待绳子再一次抛下来的时候,一楼的火苗竟然已经蹿到了二楼的走廊上,阿豪“唔”的一声被迫缩回走廊里边,而绳子则被烧断了一大截!

火焰的呼呼声以及其他噼里啪啦的声音一并响彻于阿豪的耳畔,闷热使得阿豪的视野开始愈发模糊,头脑感觉愈发沉重起来。

但阿豪的意识还是清醒的,如今的他什么都不去想。不去想这闷热,不去想这呛人的浓烟,不去想癞痢眼的操蛋行为,更不去想走马灯在他眼前转啊转,转啊转……因为,老子他娘的还不想死啊啊啊!

阿豪旋即卷起地上阿彬脱下来的上衣紧紧地捂住口鼻,竟朝着走廊一端的火海冲过去!他闭上了眼睛,冲过去的那一刻浑身上下犹如龟裂一般火辣辣地发疼。不及三秒,他便冲出了火海,来到了楼道口。

他拼命地跑上三楼,一过拐角,就看见阿彬正趴在走廊的扶手台上泪眼婆娑地呼喊着他的名字……

“大耗子!大耗子啊!周——威——豪——”

“唔!”阿豪竭力发出声音,阿彬反应过来,泪水一敛,转头一看,是阿豪!

他拼了命地跑过去一把抱住了阿豪。

“大耗子!大耗子……我以为你……”

阿豪不知不觉也泪流满面

,下巴放在阿彬的肩头,凑近阿彬的耳畔,嘴型在说“我这不是好好的吗,傻瓜”。

一切尽在不言中。

然而阿添走过去,道:“此地不宜久留,来,你们两个跟我走!”

阿彬扶起阿豪一瘸一拐地跟在阿添的身后,上了四楼,然后走至尽头,只见一个消防栓的箱子置在墙上,而旁边就是一扇玻璃窗子。阿添走过去,试了一试能否打开窗子,发现没辙,于是便用手肘破开了窗子,玻璃碎了一地。

紧接着阿添也破开了消防栓,从里面拿出消防栓的管子,绑在自己的腰间,随后一脚踏上窗子,攀爬了下去。阿彬有些吃惊地把头探出窗外,只见窗子旁边就嵌着一条排水铁管,阿添顺着铁管爬了下去,不一会儿便双脚落地,拍了拍手,全是铁锈。

“下来吧!”

阿彬凝重地看了一眼现如今虚弱不堪的阿豪,准备背起他然后攀爬下去之际,却被阿豪拒绝了。

“唔……”阿豪孱弱的口吻已经支撑不起他的要强了。

“不要这样好不好?!我求你了!大耗子,不要这样……”

【你先下去……】阿豪靠在墙上,用手指了指窗子,示意阿彬赶紧动身。

“不!我不要!”

【听话,相信我。】阿豪来了一记摸头杀,再加上温柔又坚定的眼神,阿彬原先激进的思绪竟很快平复了下来。

【要不然我们俩都得死在这里啊。】阿豪指引阿彬朝走廊的那一端望去——火势竟然蔓延到了四楼?!

阿彬思想挣扎了一会儿,再望着阿豪那依旧坚定不移的眼神,他只撂下一句话就攀出了窗外,顺着铁管和消防管子爬了下去。

“你一定要下来!”

【得嘞!我的小傻瓜。】

阿彬才爬至一半,阿豪也攀爬了下来,就在阿豪的头顶刚好与窗子的底部平行之际,一团火焰便如同冲击波从窗子口喷了出来!

阿豪又负了一次烧伤,然而他仍在顽强地拽着铁管和消防管不放,待火焰落定,他接着往下攀爬。

阿彬平安落地,而阿豪的情况可以说很是糟糕。待爬到二楼的时候,阿豪再也无力拽紧管子,一个纵身掉了下来。

“大耗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