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末日无道 第二十章 工地一战(一)

2019-09-20 15:49:4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末日无道 第二十章 工地一战(一)

几个深呼吸之后,穆南提着盾牌,猛地一个转身进入铁门。

让本来想进来之后拔腿就跑的穆南吃惊的是,铁门之内,满是尘土的工地上,除了堆成山的水泥,沙子以及钢筋等建筑材料之外,没有任何异常之处。

“看来中国的好包工头还是由不少的。”心中这样感慨着,穆南开始仔细查看工地的环境。

工地上除了建筑材料,还有就是两台水泥搅拌机,一台钢筋加工机和一些穆南这个“土木男”也不认识的机器。

看着面前的钢筋加工机和一旁,堆放到足有膝盖高的钢筋。露出一个如获至宝的表情。去年的寒假,穆南在市内的另一个工地上实习过半个月,恰巧的是,他没有跟着“师傅”去学建筑的结构,反而对这些加工的机器十分的有兴趣,并且学会了几种机器的操作。

而面前这台钢筋加工机,刚好是他会用。

不过穆南没有马上动手,而是将整个工地巡视一圈,又找到了一些如护目镜,电焊器等一些工具。

一切就绪,穆南将工地铁门关上之后,打开了钢筋加工机的开关。钢筋加工的原理很简单,通过纯粹的物理方法对钢筋进行挤压变形。

之前许阳所做的盾牌,只是用加热的办法,使铁片变形,从而镶嵌在一起,铁片的硬度不够,镶嵌也有很多缝隙。现在,穆南要做的就是对盾牌进行深加工。

将方不方,圆不圆的盾牌,加上两层铁皮。再用两根交叉地钢筋支撑住,再由加工机一点点地压实,这样盾牌的大小和厚度没有什么变化,硬度和抗打击性都增加了,至于重量,也还在穆南的承受范围之内。

再用打磨机,将盾牌的棱角磨圆,一块简单的椭圆钢筋铁皮盾牌就这样加工而成了。

盾牌的加工只要加硬打磨就行了,但是对于武器,穆南有些犯难了:如果完全换成实心的铁棒,做得太细,挥舞起来没感觉;按现在木棒大小做,估计自己挥舞两下就没力气了。而其他类型的武器,穆南不会做不说,做出来应该也怕是会不顺手。

正在犹豫之中的穆南,突然看到脚边的地面上,突兀地出现几个黑影,而且是越来越大。

反应过来的穆南,立刻拿起脚边的盾牌,就往右侧滚去。

几乎是在穆南身形离开的同时,一只利爪擦着穆南的盾牌,插在了地上,利爪尖端入土足足有两三公分,如果之前穆南没有躲开,或者动作再慢上一点,估计现在他身上已经多了一个窟窿了。

一滚之后,穆南没有来者是谁,便再次往一侧退去了好几米,这才转过身来看向来者。

从天而降的一共是四人,具体的说,应该是四只看上与之前不同的丧尸。

之所以说,它们与其他丧尸不同,首先便是它们的肤色,不再是之前的黑褐色,虽然依旧很黑,但是用古铜色来形容更加的适合;其次它们身上的皮肉也不再是皱巴巴一层,而是隐约能看出肌肉的形状了。

只是它们如同野兽一般的剑齿利爪,以及没有瞳孔的大白眼,依旧证明着它们是丧尸无疑。

四只丧尸最强壮的就是刚才偷袭穆南的那只,从他破碎的民工服间,除了能看出它的身份,也能看到它腹部明显的“人鱼线”。而另外三只也有隐隐以它为首的意思。

穆南在打量这几只丧尸的同时,带头的那只丧尸似乎也在“打量”他,双方都没有马上动手的意思。

抬头看向尚未建成的高楼,穆南在四楼发现这几只丧尸的同伴,几只依旧干瘦的丧尸挤在四楼的一个阳台上,似乎没有胆量跳下去,又不想离开,在上面不断拥挤着。

看来是自己刚刚弄出来的声音,将这几只不知道为什么待在高楼里的丧尸引了出来。

似乎是发现了穆南在走神,领头的那只丧尸突然发动了攻击,挥舞着比普通丧尸要长寸许的利爪,向着穆南扑了过来。

可是穆南怎么可能笨到战前走神,他其实一直在注意着这边的动静。

然而尽管提前做了准备

,但是这只丧尸的速度却快得惊人,穆南才刚做出防御姿势,还未做其他调整,它的利爪已经伸到穆南的面前。

本能地将盾牌举起,穆南顿时听到盾牌上发出,近似金属碰撞的“咔哒!咔哒!”的声音,虽然盾牌上的传来的力道并不是很大,但是这声音却让穆南冒出了冷汗。

就在穆南吃惊于丧尸的速度和利爪时,他突然看到一阵黑影朝自己的大腿扫来,正是丧尸的令一只爪子。穆南连忙往后跳去,丧尸的爪子擦着穆南的裤子,与他的大腿交错而过。而穆南同时也感觉到大腿有两处火辣辣的疼,还是被抓到了。

穆南躲过一击的同时,立刻朝一旁退去,那只丧尸也是立刻追了上去,而另一旁的三只丧尸却待在原地未动。

一人一尸一直追赶到数十米外的一个沙堆后才停下。

幸亏穆南经过了这半个月的强化训练,否则绝对跑不过这只丧尸。此刻将其单独引出来之后,穆南开始琢磨怎么解决掉眼前这只不太一样的丧尸。

这只丧尸的力量只是稍大于普通丧尸,但是其速度以及爪子的锋利程度,都不是其他丧尸能够比拟的。

而穆南在速度方面,刚好不是那么擅长。

见穆南突然停下来,那只丧尸也停了下来,似乎也在思考着怎么对付面前这个戴着乌龟壳的家伙。

两者对峙了数十秒,最先动手的还是丧尸。

只见它又是一个弯腰前扑,以穆南只能勉强看清的速度扑了过来。而吃过一次亏之后,穆南也多长了一个心眼,在丧尸冲来之前,他就根据之前丧尸攻击的方式,做出防御。

果然,丧尸还是跟之前一样,直接一爪抓向穆南的面门,却被提前就到位的盾牌挡住了。而穆南没有等丧尸的另一只利爪袭来,就猛地用盾牌顶着丧尸利爪,发动冲锋。

丧尸在触不及防之下,被穆南撞了个结结实实,倒飞而出,撞上了一旁的沙丘,顿时引起一片沙土飞溅。

一击建功,穆南没有继续进攻,之前的这一击虽然伤害了丧尸的一只手臂和躯干,但是它并没有真正丧失战斗力,还是不能大意。

果然,丧尸在沙丘之上扑腾了几下之后,踉跄着爬了下来。

只见它右手臂以一个怪异的姿势弯曲着,身上原本就破烂的工作服,这一下彻底地被撕去一大半。不过从逐渐恢复的脚步和依旧不断挥舞的左臂,能够看得出来,它的战斗力依旧存在。

吃过一次亏之后,这只丧尸也同样学乖了,不再贸然上前进攻,而是不断绕着穆南走动着,

丧尸的这一举动,让原本还有紧张的穆南,想起以往和许阳对练时候的场景,他的心也渐渐地沉静了下来。仿佛面前的不再是令他有些莫名恐惧的丧尸,而只是一个拦路抢劫的坏人。

见丧尸不再攻上来,虽然暂时没有危险,但是穆南的时间却是不能再耽搁下去了,不远处的几只丧尸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过来,他只能选择主动进攻了。

手中只有盾牌,没有其他武器的穆南,直接举起盾牌,对着丧尸发动冲锋。之前吃过一次亏的丧尸,自然知道面前这块乌龟壳有多硬,没有硬接,而是往一旁躲了开来。

似乎早就知道丧尸会躲开,穆南右脚一蹬,身体停下来的同时,转变方向,继续向丧尸冲锋而去,丧尸在穆南即将撞上它的时候又再次躲了开来。

如此往复,在穆南不惜体力,向丧尸冲锋了六次之后,在穆南第七次冲锋之下,丧尸习惯性地往一旁躲去,却一下子撞在了一堵水泥墙上。

原来之前,穆南在向丧尸冲锋的同时,刻意将其躲避的方向,逐渐地引到这堵水泥墙来。当丧尸习惯性地躲避,却撞在墙上的时候,穆南的机会就来了。

只见,穆南再次一个急刹车,转换方向,使尽全力地冲向丧尸。而此刻的丧尸似乎还没有弄明白,这次怎么没有完全躲开,加上已经靠在水泥上,躲无可躲,显得有些慌张。

下一秒,巨大的碰撞声响起,凝聚了穆南全身力量的一撞,让丧尸的上半身连带头颅,在变形的同时,被完整地嵌入了水泥墙之中,一动不动了。

瞬间爆发所有潜力之后,穆南只感觉双腿一软,便坐在了满是尘土的地上。看着墙上如被拍死的蚊子一般的丧尸,穆南一边大口喘着粗气,一边呵呵呵地直傻笑。

不过十几秒之后,想到不远处还有几只丧尸,穆南的脸色立刻苦了起来,自己对付这只丧尸耗费了太多的体力,哪怕那几只丧尸都比不上这只,都只是普通的丧尸,以现在穆南的情况,肯定是扛不住的。

不再管贴在墙上的丧尸,穆南一手拖着盾牌,迅速往尚未完工的高楼中跑去。

小孩健脾胃的食谱
小孩为什么不爱吃饭
宝宝不爱吃饭要怎么办
急性腹泻饮食注意事项
小儿便秘应该怎么饮食
小儿厌食怎样治疗
小儿厌食中药治疗
小儿食积发热特点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