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岩武天尊正文第二百六十八章时间悄然

2020-01-22 00:09:1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岩武天尊 正文 第二百六十八章:时间悄然

见张岩出现,然而还不待他开口询问,树旁的两位老者便是两步慌忙走了过来,而后极为恭敬的在他的面前弯下了身子,弄得张岩略微有些愕然。

“源木老见过混沌之主。”

“守林者见过混沌之主。”

闻言,张岩傻愣了半晌,方才吞吞吐吐的道,却又愣是没有说出一句完整的话:“这……”

“公子,这位是源木老,混沌源木的灵体,你也可以把他当作混沌源木。”青儿甜笑道:“这位是守林者,混沌源木的守护者。”

“他们从当年之后就一直待在混沌源木之中休养,混沌源木因为受到重创而隐匿在这片单独的空间内,直到公子你的出现,才有了苏醒的迹象。”

听到青儿的这番话,张岩旋即稳了稳波澜起伏的情绪,他多少算是明白了一些东西,虽说脑海中的记忆并没有再度涌现,但是他能够断定,十万年,这片天地间一定发生了一场破天裂地的乱世大战,比起三千年前的战斗还要更加恐怖万倍。

凝了凝心神,轻轻扶起源木老两人弯曲的身子,而后面带微笑地开口道:“两位前辈不必多礼,我虽然是混沌之主的重生,但是我的混沌体还尚未彻底觉醒,现在只能算作是一介晚辈。以后,张岩还要多依靠源木老与守林者,方才能在修炼一途上走的更远,请多多指教。”

看到张岩脸上那灿烂温暖的笑容,源木老与守林者皆是开心的笑了起来,心中对张岩这重生的混沌之主也是好感倍增,混浊的老眼中一层薄薄的雾气萦绕,旋即和蔼可亲的笑了起来。

“能够重生就好!呵呵。”源木老躬着身子,作揖笑道:“主人,请!”

虽说张岩以晚辈自称,但是在源木老与守林者的心里,规矩是不能够打破的,不管混沌之主重生多少次,主人这个词早就已经在他们心底根深蒂固。

主人二字一出口,让得张岩脑海中不由得恍惚了一下,当初小雷与青儿回归到他身体内时,第一个称谓就是“主人”。

“从今以后,你们也别称呼我主人了,叫我岩少就好,一是我不太习惯,二是以免引起某些人的过多关注!”张岩开口道,话语中带着一抹微不可察的森寒,旋即咧嘴笑了一下,缓步朝混虚塔走去。

感受到张岩话语中的那一丝森寒与淡淡忧愁,源木老的老脸上也是闪过一抹寒意,而后迈着蹒跚而坚稳的步伐走向了混虚塔。

“何时开始修炼?”在大殿之中坐下来,张岩便是笑问道,五年时间虽说不算很长,但是也不短了,源木老他们会给他带来怎样的修炼,心中还是略有一丝期待。

“现在就能开始,只是在真正的修炼之前,岩少得静心闭关!”源木老眉展颜开的笑了笑,道:“因为岩少无法在灵魂境界上得以突破,所以我们需要尽最大的能力将你的灵魂力量积累起来,等到突破之时,便能够一举直达巅峰。在圣灵大人的控制下,混沌源木的能力也能够让你的神识得以疯狂提升,而且这种提升是没有任何后遗症的!”

闻言,张岩却是看向了身旁的小雷与青儿,本想说点什么,最后却只是笑了笑,没有说出口,旋即深吸了一口气,道:“既然已经决定了,那么,现在就开始吧!”

“闭关的地方在哪?”

“混虚塔的顶层!”

“混虚塔?”张岩环视了一眼大殿内,道:“这上面的就是混虚塔?”

“嗯,不过这座混虚塔只是仿造的,并不是真正的混虚塔,我们走吧!”源木老慈善的笑了笑,旋即手臂轻轻一挥,众人的身影便是消失在了大殿之中,下一刻就是出现在了混虚塔的顶层。

站在顶层,微微晃了一眼这片天地,头顶上是一片苍灰色的天空,仿佛并不属于这个时代,犹如历经了万年沧桑的沉淀,让人的心灵都微微变得沉寂下来。

“老大,开始吧,我们会每时每刻守护在你身边的,直到你从闭关中醒来。”小雷黯然的说道。

点点头,张岩不再理会其他,当即盘腿坐下,逐渐将心沉静了下来。

而他却不知,这一坐就是近乎五年的时间,而且险些错过界池殿的名额之战。

见张岩闭目入定,源木老便是看向青儿与小雷,轻轻点点头,随即身影消失在了混虚塔的顶层。

.....

在混沌源木的另一处幻境空间内,四十二道身影围绕着混沌源木盘坐而定,四十二道炫丽的光芒犹如繁星闪烁,阵阵吞吐不定,每个人身上的气息也是忽强忽弱,飘忽不定。

每个人都彻底沉入了静心修炼之中,混沌源木上散发出的神秘气体在安东野他们运转的玄功之下,化作一道道细小的灵泉般贯入他们体内,所有人都面色潮红,体内翻涌着一股欢快的喜悦之感。

混沌源木外的凌寒天渊,外界一道道冷冽寒风从大地之上呼啸而过,刮起漫天的雪花飞舞,当雪花飘飞到凌寒天渊上空时,却被一阵阵龙卷风刃绞得粉碎,而后化作一点点细碎落回大地。

如今大约已至深冬时刻,大多的兽类都还处在冬眠之中,但是天地间不时也会有一道道低沉凶猛的兽吼声响彻,震动着大地颤抖,就像是从千年沉睡中醒来的洪荒古兽,宣示着它们的强大。

不过,这些大家伙偶尔发出的咆哮声却更是让此处变得寂静了。

在凌寒天渊内,就像是与外界的玄圣大陆处在不同的空间层面,暖风吹拂而过,阵阵鸟语花香,依旧如春天那般灵动暖人。

外界,白昼与黑夜轮回交替,一个又一个夜晚到来之后又快速消散,仿佛是故意在加快着流逝的脚步,不想在这世间有着更多的留恋。

春来冬去,凌寒天渊外的白雪在暖和的阳光之下渐渐消融,被混沌源木吸收了生命之气的大地再一次恢复了生命,枯黄的草根下,一点点绿色的新意开始冒出了头,大地再一次活了过来,而那些从凌寒天渊逃出去的魔兽与灵兽也都开始逐渐回到了原来的地方。

转眼间,玄圣大陆上又是近乎半年时间过去,凌寒天渊依旧是一片安宁,偶尔出现在这里的人也都没有注意到凌寒天渊内情况。

直到秋季到来之后的第一个月,这片天地方圆数千里的地域内,大地微微颤动了一阵,惊吓得万千飞禽走兽暴走。

凌寒天渊内的空间一阵晃动,安东野他们所在的那处空间好似水中泡影一般,消散了去。众人从修炼中猛然醒来,当即警惕地看着四周,却发现他们已经出现在了凌寒天渊的外面,神秘的庞大古树已经消失不见,一切就像是一场梦一般,只是这一场梦,他们睡了近乎一年。

四十二道身影,无一例外,全部被强行挤出了混沌源木,众人你望着我,我望着你。

安东野那仿佛沉淀了更多的眼神的在人群中来回晃了晃,却没有看见那道应该出现的身影。

这时,一道玄气对碰的爆裂声响彻,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天空中的战斗,两位男子赫然已经开始动手了,为了解决在混沌源木中没有解决的问题。

“王依月,那枚六色果实可以交出来了!”一道冷漠的娇喝声响起,说话之人正是那身穿九色仙裙的女子。

闻声,王依月便是转过娇躯,柔和的目光看向了那女子,道:“不知如何称呼?”

“宫孤语。”

“听闻雪云帝国北,有一宗派,名叫碧落宫,其宫主彤若的得意弟子当中有一位姓宫的天才女子,不知道是不是孤语姑娘?”

宫孤语柳眉微微挑动了一下,冷漠道:“王依月,我想你还没有能力直呼宫主的名讳!那枚六色灵果我不能让你带走。”

话音已落下,一道炽热火焰便是化作利剑朝王依月飞了过去,显然宫孤语是不想再继续多废话,她的目的便是击败王依月,从其手中夺走那枚六凝圣果。

她只有打败了王依月,才能够成为年轻一辈中的真正的领头人物。

一道炙热的气浪传开,火焰剑直直刺向了王依月的心脏,见状,后者却是婉婉一笑,旋即玉指点出,一道乳白色玄气匹练闪过,与火焰剑对碰在了一起。

唰!!

两人的身影同时消失在原地,而后出现了半空中,九色光影闪过,宫孤语的身影冲向了对面的王依月,体内火属性玄气涌动,凌厉的一掌当即轰了出去。

王依月身躯微微一动,体内强大的玄气也是涌动奔走,她的九重天体质已经突破道了五重天初,而这也让她成功跨入了玄帝境的大门,旋即玉掌轰出,强大的力量直接将宫孤语震得倒退了出去。

一记简单的交手,便能知道两人的力量到底孰强孰弱!

九重天体质贵为十大圣体之一,若是就这么败在了一个略有一些天赋,而且境界还比自己低的人手中,那么在玄圣大陆的历史上就会重重的记下这一笔!

......

凌寒天渊外,各色玄气匹练与武诀仿佛不消耗力量似的,横空飞舞,混乱却震动大地的轰隆声如九霄落雷般频繁地炸响而开,大地上一条条狰狞恐怖的裂痕蔓延而开,一个个被轰出的大坑更是看得慑人。

只是这里的大混战对于在混沌源木中闭关的张岩来说,是不存在的!

长春公立牛皮癣医院
抚顺市妇幼保健院
甘肃白癜风专科医院哪好
六盘水治疗小儿癫痫最好的医院
广州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