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前台大院长李源德率名医登陆

2019-08-15 13:41:5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前台大院长李源德率名医登陆 他,是台大医院百年来,管理绩效最好的院长之一;如今,这位视病如亲的心脏科权威,为何不顾争议跨海? 医疗最重要的不是结果,是过程,是对病人的尊重。 带着这样的尊重,今年十月,两位台大医院前院长——现任敏盛医疗体系总裁李源德、前台大校长陈维昭将带着二十多位台湾名医,轮流进驻大陆湖南旺旺医院看诊。这批名医的专长从心血管疾病、脑神经科、肾脏科、到内视镜手术都有,拿的是大陆政府项目核发的临时执业许可,要把台湾的医术传承到大陆。 因为是首批集体西进,这群台大名医的决定立刻引来各式各样的批评:“大陆医疗市场一年超过人民币六千亿元(约合台币二兆四千亿元),他们是要去淘金的”、“台大一个月接生一百个婴孩,旺旺这个新医院一个月就有三百个婴孩出生。大陆人多,这些医生是去练刀的”。 好医生的标准 病人过世,家属还会打来道谢 面对外界种种非议,坐在台大医院三楼、院方特别拨出约五坪大的研究室中,一手主导这项合作案的李源德淡淡的回了一句:“台湾医生有这么好的技术,应该要去贡献。”挡掉了争议,也凸显出这位心脏科权威的坚持。 不论是在台大、或是在敏盛,不论是在金山乡下带着学生挨家挨户做基础病例研究(编按:这项研究持续十五年,共搜集三千六百名心血管疾病病例),或是在台大景福门诊为特别预约的VIP贵宾看诊,这位拥有日本东京医大博士学位的名医,一贯坚持要蹲低姿态,从病者的角度看事情,彻底翻转过去医生与病人间的不对等关系。 他要求学生,看诊的第一步,要从握住病患的手开始,为病人量脉博,与病患有肢体接触,因为“人跟人手一握,才有感情”。在他眼中,好医生的标准是:“病人过世后,家属还会打向你道谢”,如果一个医生没有这种经历,就不配称为“好医生”。 旺旺医院执行长郑文宪回忆,去年十月,李源德首度到旺旺参观时,对全院医护人员演讲,一句“医疗最重要的不是看结果,而是看过程”,当场,让大陆医生见识到“台湾医生对医疗品质的重视,这正是旺旺要请李老师到大陆传承的经验。” 会把医病关系看成最重要的事,来自一段永远忘不了的经历。 体会病人的痛 开刀仅局部麻醉,提醒当时剧痛 时间拉回五十二年前,台南新营,当时是初三学生的李源德,考试前一晚,因为母亲心脏病发,背着母亲四处寻访医生。暗夜中,听着母亲的喘息声,他跑遍小镇,敲着每一家医生的门,为母亲求一个机会。那一晚,母亲虽然平安获救,但对所谓“好医生”的质疑,却也在他心中烙印下来。 一九五八年夏天,李源德以全台第七名考进台大医学院。因为家贫,他原本把开业当梦想,希望赶快赚钱。但是,在台大遇见了恩师许成仁与李锡琴后,他的人生出现极大的转折。 四十年前,老人医学还是相当冷僻的领域,但台大教授许成仁却终其一生致力老人医学的研究。跟在教授身边,看着老师握着病人的手,自掏腰包资助没钱治病的病患,李源德终于在他们身上看见自己心中“医者”应有的模样。 毕业前一年,母亲过世。病榻前,受到心脏病侵扰二十余年的母亲,无力的握着他的手,“要当个好医生!照顾有需要的人。”这是母亲对他最后的嘱咐,未能医治母亲的病,一直是他心中的遗憾。 带着这份遗憾,他踏入医学院开始做研究的路。 为体会病人的“痛”,三十三岁那年担任总住院医生时,自己得了盲肠炎必须开刀治疗。躺在冰凉的手术台上,老师问他要全身麻醉、还是局部麻醉,这个年轻医生大胆选择局部麻醉,因为想要意识清醒的体会病人挨刀的痛。 就在手术刀划过腹膜时的剎那,一股冰凉的疼痛深入骨髓,直到三十多年后的今天,回忆往事,李源德形容:“那股‘痛’还会从脚跟处向上冒。”正因为痛得剧烈,所以三十年来,每当面对病人时,他都提醒着自己:不要忘了当时的痛,要尽其所能的让病人安心,要尊重病者。 接着,十七年在内科急重症加护室度过。五十岁以前,他都在这个“‘死去,活来’不断拉扯的地方”磨练。因为离死亡那么近,所以对生命,更有不同的感受。 在这里,病人的生命能量,瞬间可能归零。任何一个数据误判、一个指令下错,影响的不只是病床上的病体,更可能粉碎一家人的期待。在缺乏心电图与超音波等先进设备协助判读的年代,三秒钟之内要下判断,让他背负极大的压力,但也因此磨练出比常人更精准的判断力。 “他使用听诊器几乎跟机器一样精准,这种知识现在的医界几乎已经失传了!”台大医院心脏内科主治医生李启明如此形容李源德的功力。 不只是技术,更是态度。 转进行政系统 重视细节管理,绩效表现出色 曾有人批评台大急诊室,“白天是教授级的水准,到了晚上就变成实习医生的水准”。为了扭转外界的刻板印象,李源德当主任时,要求所有急诊室医生,即使再晚,要做任何处置前,都要向他报告,他要清楚每个病人的状况。从那时起,台大内科医生都知道,就算半夜两、三点打给李P(编按:Professor,教授的简称),响不到三声,李源德就会马上接起,立刻进入状况、讨论诊治的细节。 五十岁前,他在其它医生避之唯恐不及的领域,累积实力。五十岁后,他进入行政体系,开始向医疗威权挑战。站在台湾医界的制高点,因为愿意蹲低,他看到的天空比谁都广。 担任台大医院院长六年,他是台大医院成立百年来,管理绩效最好的院长之一。将台大诊疗收入从七十一亿元,首度突破百亿元关卡,卸任时,合计为台大医院基金挹注二十亿元盈余。 但,他也是最受争议的院长。重视细节,包括灯光、电梯停靠方式都要管;讲求数字,包括每天送太平间的死亡人数、到各科病房占床率,密密麻麻三十多项指针,天天追纵。因为管得深入,引发员工过度干预的反弹。将诚品书店引进地下街,更让他在卸任一年半后,都还不得安宁,必须亲上火线澄清。 在台大,医生个个身怀绝技,要管理很不容易。台大医院心脏内科主治医生林隆君形容,这是一段将“武林高手变成战斗部队的演练”。为了说服过去掌握医疗资源的菁英释出资源,分享给其它年轻医生,李源德花时间和全院员工召开说明会,向他们解释每一个数字背后的意义。 管理而专精 花一年半在敏盛复制台大经验 离开台大,跑到病床数只有台大三分之一的敏盛担任总裁,李源德将台大的高标准带进敏盛体系,结果,全院一百二十名医生,一下子走了三分之一,但一年过去,随着制度建立,如今敏盛有八成医生来自台大体系。“过去医生是权威,现在医院则应该是服务业。”与李源德密切搭配的敏盛医院院长张杨明如此说。 虽然只花一年半,就在敏盛复制了台大的成功经验,但对李源德来说,这些成绩都抵不过心中对台湾医疗品质日益下滑的焦虑。 这几年,台湾医界已经饱和,正面对前所未见的经营困难。以心脏科为例,医生数量是十七年前的四倍,同时间,英国心脏科医生却只增加三成。执照数未加控制,医生已有供过于求的隐忧。 不仅如此,李源德发觉,在台大,年轻医生很难遇到刚刚罹患高血压或风湿性心脏病,早期发病的“新鲜”患者,必须要到敏盛这种中型医院,才有机会完整接触到“新鲜”的病人。没有完整治疗病患的经验,医生的病理知识将缺少重要的一角。 相反的,以北京阜外医院为例,这家医院去年执行先天性心脏病手术高达五千六百次,几乎等于去年全台湾所有医生执刀的总和。亚东医院心脏血管科代主任邱冠明说:“长期下去,对台湾的医疗品质将是一种危害!” 看到这个危害,李源德不顾争议,决定带着台湾医生西进,因为“现在台湾医学还领先大陆二十年,但是如果学生一直缺乏经验,这样的优势还能维持多久?” 八月将追随老师脚步进入敏盛、同时也将西进的前亚东医院心脏科主治医生李爱先形容,“他是两个世代间重要的传承人物”。而且不只是传承基础医学知识,还包括管理、以及对病人的尊重。 李源德小档案出生:1939年学历:日本东京医科大学医学博士经历:台大医院内科部主任,台大医院院长现职:敏盛医疗体系总裁 来源:台湾《商业周刊》腹泻便血怎么治疗
冠心病一级预防
教你舒缓肠鸣响小妙招
下肢瘫痪是什么引起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