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虚空战史 第七十六章 凄凉

2019-10-12 19:37:5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虚空战史 第七十六章 凄凉

瀛洲岛变身神龙岛,意外开凿的修炼洞府,也得名护龙洞。

云飞看着空旷的洞府,容纳万人也不会拥挤,心里真的有种再上五岳山的冲动,不过也就想想罢了,挨揍的滋味至今心有余悸。

彗星圣之灵地云天城,

乌云惨淡,小雨凄凄,阵阵凉风,吹那一方壁垒,圣河上,云顶天莫名的战栗,衰老的脸颊蒙上一层悲哀的皱纹,心,好像冲着圣河,只想了去。

他不是失去孙子孙女而悲悼,而是看着云杰那惊天动地的父爱,深深的震撼。

自己也是父亲,简直自惭形秽!

壁垒就是福清居所外的黑铁所铸的墙壁,昏天黑地,好像一座永不开幕的监狱。

“父亲,我们回去吧!”云图没精打采的飞掠过来,一头愁云。

云杰疯狂地咆哮以后,零裂的虚空,似乎嗅到了亲情的热血,于是单手抱着柳叶芳,直接飞掠到了福清居所,并且打下了死亡结界。

何为死亡结界?

死亡结界,就是以自己的星核所凝结的结界,威力大于普通禁制,然而一旦结界破碎,那么云杰的星核就会随之消失,而人也会死于虚空撕搅之下。

所以云顶天无奈的摇头,可谓“望洋兴叹”,沉重的点头不见。

复合伤疤,最好的药剂就是时间――可能很久,都不会有人再来打扰,一旦云杰再次发飙,那就徒增伤悲。

护龙洞…………

“维多,醉浮尘怎么样了?”云飞淡淡的凭空而问。

“主人,您一次性吩咐完好不好?”维多装作不耐烦的说,“自从见了你,我打个盹儿的时间都没有,醉浮尘他没事,有您的回魂丹,他死不了。”

然后把醉浮尘放到了护龙洞,云飞看着醉浮尘,突然感觉到了一种莫名的沧桑。

那脸,仿佛是冰窖出来的一样,用手去摸,愕然发现真的是冰冻了的,寒气徐徐上升。

然而心脏,却在那里砰砰的跳动。

“嗤嗤嗤!”

云飞右手力劲好像游动的电芒,慢慢的触动到了醉浮尘的身躯,这具钢铁的躯壳竟然悬浮到了半空,深蓝色的力劲毫无戒备的进入了它的体内。

“果然如此!”维多诧异,混沌之气乃是创世之力,星球内核褪化泄漏而成,里面所蕴含的奥秘,绝对无人知晓。

可是维多一直想,星球内核创造万物,是不是可以洗髓经脉,修复创伤……

看到云飞大展拳手,它豁然开朗!

忍不住的感叹:“主人就是主人!”

云飞竭力的施展星之力劲,自己也是糊里糊涂,隐隐觉得可以救助醉浮尘。

反正帮他死里逃生,回魂丹让他重获新生,给自己当个试验品,投石问路,那也无话可说。

武修一途,前进路,就在于领悟,上帝给他开了一扇门,果然还是关了一个窗。

征伐虚空,不可能仅仅依靠力劲蛮干,领悟所得的辅助,往往举足轻重。

得知了力劲可以洗髓经脉,调理旧疾,云飞立马适可而止。庞大的力劲消耗,刚刚又遭受重击,回魂丹调理,身体逆天的修复能力,也不可能真的若无其事,所以现在都承受不住。

缓缓的停下。

指着地上的醉浮尘忍俊不禁的对一旁的维多说:“用你的那个龙涎给他提提神吧!”

维多把在水帘洞所有事情的经过都告诉了云飞,当然也包括龙涎救李无影,唤醒李妍香。

不过那都是自作主张,现在听到云飞叫自己用力劲救人,维多也是几分得意,立马答到:“好!”

维多奸笑,一缩头,哽咽一下,吞一口唾沫似的,不过做出的却是吐涎的动作。

“咳!”

一声咳嗽般的长叫,稀稀的金色液体就像泼出的稀泥状,四下的发散,到了醉浮尘的身上。

可是云飞突然喝道:“只要唤醒他就可以了。”

维多犯了错一样,慌忙又吃回了部分龙涎,摇着尾巴讪讪的缩回了圣戒。

“差点坏了大事!”云飞看着凭空消失的维多,一脸责怪。

龙涎乃是没有经过提炼的疗伤神药。

通过维多的嘴巴,云飞知道了虚空宇宙,共有四个等级,具体情况不是详细,按照常规,最低阶的混沌宇宙,所能炼制的利器丹药也就凡品,往上则有仙品、神品、圣品。

神品已经逆天至极,几乎只要一点就可以瞬间恢复普通的创伤。

可是醉浮尘,他不可以瞬间恢复――他必须受点折磨。

云飞还是无头人的身份来见醉浮尘,他是一匹狼,还是冰狼。

所以必须小心翼翼,因为狼是会咬人的,现在不想多找麻烦,一旦醉浮尘知道自己只有五岁,那么驯服这匹狼也就难免反抗。

确定一切准备就绪,云飞打出一道力劲,就像个拳头大小,打在醉浮尘没有硬化的中级利器强度的皮肤上,一声灼烧的痛喊意料之中的传到云飞的耳朵

,回荡在空旷的洞壁。

醉浮尘的生命,在死亡的阴影,一瞬之间就回到了活泼的光明。

千万暗沉的杂念涌上心头,他心神失守般一声乱叫:“父亲!”

云飞被他的话莫名其妙的刺伤,可还是淡定的看着尘世飘飘,醉浮尘锁缘无计较。

“你的原名不是醉浮尘,对不对?”云飞一口咬定的问。

“为什么?”醉浮尘觉得有点不可思议,没有看清是谁在说话,就正常反应的回答。

“感觉!”云飞变得自信,好像五岳山语气的模子,醉浮尘赫然惊醒。

“你是人是鬼?”醉浮尘仿佛瞬间被人刺破了万年的心事。

一幕幕凄惨的过去,伴随着被人肆意践踏的人格,缓缓的呈现,直到一个骑着猛虎的大汉出现,把他带到了一个阴冷的基地,接受了非人性化的训练,拥有了生存的力劲,无止无休的杀谬给了他生存的资本,他像死神一样的阴寒。

他对纪宏远开始可谓感恩戴德,可是最好,自己不过是杀人的工具,但还是选择继续,因为没有纪宏远,他连工具也算不上!

佛山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眉山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新乡好的性病医院
佛山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眉山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