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伽蓝法相 第一百六十三章 道山新掌门

2020-01-16 20:29:1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伽蓝法相 第一百六十三章 道山新掌门

第一百六十三章道山新掌门

韩道主见魔相雾人手臂重生,脸上现出难以置信的神色,突然退后三步,站回原地道“看來不管我斩断它哪一处,怨气会自动帮他复原”

在场的众人,见魔相雾人手臂自行复原无不动容,神情中不由得多出了几分愕然,

韩道主的眼光瞄了一眼青灯,见青灯上的火苗越來越小,韩道主心道“魔相雾人突然出现阵中,这样导致四灵灯阵也用阵气压制怨气,这可不妙,我要快点结束这场战斗”

韩道主先前是希望尽快破阵,但他此刻却又不希望阵不要那么快破,因为待阵一破,其他人定会出手相助,到时候必会徒增伤亡,

韩道主已渐渐急躁,但他告诉自己绝不能急,韩道主深深吁口气,压下急躁情绪,眼芒一沉,盯着魔相雾人,

魔相雾人虽然有眼,但却无脸,只是一团人形浓雾,魔相雾人微微一笑,这是韩道主从声音的起伏上判断,魔相雾人道“嘿嘿,你现在相信了么,你是绝对杀不了我”

韩道主当然知道魔相雾人所言不错,但他不动声色,黑无常用灵识和韩道主交流,道“道主,情况现在对我们不利,你想出什么办法沒有”

韩道主沉思片刻,才道“三清能请來这天地怨气,他一定是和这股邪气达成某种协议”

白无常道“不错,无论是什么神灵鬼怪,要请其上身并定会有所要求,但要求是什么,”

韩道主眼芒一沉叹道“我想这魔相雾人定是看上了十转寿元丹,如果我能把丹拿出來,他一定不会在帮三清”

黑无常接口道“但三清在那团黑雾中,你怎么靠近他取丹,”

鬼王这时候嘿嘿一笑,出了声“之前你们也见过了,哭丧棒虽能斩了怨气,但他很快就能复原,所以这棒对他一点用都沒有”

黑无常冷笑“那你能对付,”

鬼王嘻嘻一笑道“要对付这怨气沒有什么法宝能比上我的镇魂铃,”

韩道主一听见镇魂铃,眼睛一亮,“不错,你还有镇魂铃,我想到一计,”

鬼王沉吟片刻才道“但你要注意,这怨气太强,我这铃震不了多久,也许连翻书的时间都不够”

韩道主胸有成竹道“够了,我这一计只需翻掌之机”

黑无常此刻道“我先前一直想不明白,你为什么要取三清的魂魄,现在我明白了,你其实早就想取丹是不是”

韩道主道“这是我恩师的丹,我必定要夺回,”

韩道主话刚说完,只见魔相雾人已经出手“雾绡烟縠,”

只见一大团滚雾如直线光柱已向韩道主袭來,韩道主反手一转哭丧棒,迎向这股滚雾,韩道主试图用棒风吹开这股滚雾,但无奈这股滚雾又厚又重,任凭手上哭丧棒转得在快,还是无法吹开滚雾,也就在片刻间,韩道主低呼一声,“不好,被包围了,”

滚雾包裹住韩道主急速旋转,片刻间沙飞尘扬,白琼惊得大叫“道主,”

“哈哈哈”魔相雾人欣喜高笑“杀了他,杀了他,,,”

只见这时候韩道主忽而从雾中猛的蹿了出來,朝魔相雾人冲了过去,韩道主衣衫尽破,脸上似被灼伤,但韩道主头顶上的高帽已经不见,在雾围韩道主的时候,韩道主见雾中有许多怨灵在雾中飘荡,无数颗扭曲的怨灵大张牙嘴往韩道主扑咬而來,在雾中韩道主用哭丧棒拍散数十个怨灵,但无奈怨灵太多,韩道主只能躲了,

韩道主忽把头顶上的高帽幻大,用高帽当遮罩护住自己的全身,而后在瞅准时机溜出高帽,留下高帽吸引怨灵注意,他便冲出了雾,当韩道主冲出了雾,在雾中的高帽自行散去,黑白无常的已出现大碗上,

蹿出雾的韩道主冲势毫不停歇,直奔魔相雾人,由于魔相雾人沒有想过韩道主还能从雾中出來,所以他对此沒有任何防备,韩道主在冲去的途中,双手在自己耳边取下镇魂铃耳环,韩道主左右双手食中二指夹着镇魂铃耳环,双手一转,耳环般大的镇魂铃已变成水壶般大,韩道主把左手的镇魂铃往魔相雾人心脏位置抛了过去,

韩道主口中喝到“镇,”

只见镇魂铃在空中转了几圈,到达魔相雾人心脏位置的时候,镇魂铃的铃口正好正对魔相雾人心脏,只听“铃铃铃,,,”镇魂铃声响起,在魔相雾人心脏位置的怨雾忽被响铃吓开,怨雾一开藏在雾中的三清的心脏位置已经显现出來,韩道主眼见时机已到,更是刻不容缓,他用手中剩余一铃把铃口反扣,在身上的阴幡道字之上,

韩道主喝了三字,“取魂魄,”

只听镇魂铃轻响一声,这是代表取了三魂七魄,韩道主在把铃口反转,迅疾无比的往三清的心脏扣了下去,韩道主在喝一声“趁现在,物归原主,”

只见三清身子抖动一下,韩道主已抽身急退,

韩道主把铃口反转,只见铃口中扣住一颗大绽黄光的十转寿元丹,

韩道主之所以去魂魄换丹是因为,这是十转寿元丹有灵性,怀有十转寿元丹之人,死后魂魄不散,会被十转寿元丹吸收,当十转寿元丹感到物主的魂魄入丹的时候,这十转寿元丹就会认定物主寿命已尽,便不在依附在其心脏之处,

韩道主把十转寿元丹从铃口取出放入阴幡道字之中,韩道主手中镇魂铃一散,鬼王的身子已出现碗口之上,此刻十大冥帅已尽在碗口之上,他们见韩道主取丹成功,不禁拍手叫绝,

魔相雾人登时大怒“还我十转寿元丹,”

魔相雾人怒虽怒,但他毫无办法,因为韩道主夺丹经过,环环相扣,一气呵成,魔相雾人连反应的机会都沒有,韩道主就在翻掌之间,已取出十转寿元丹,

丹一被取出,这魔相雾人身上的怨气颤抖不已,似乎一部分的怨气先前是为了十转寿元丹才依附在魔相雾人身上,这个时候丹一失,一部分怨气似是想离去了,两股怨气相斗相缠,“噗,”的一声,魔相雾人不甘惨叫一声,魔相雾人瞬间消散天地之间,

这时候的三清身形已现,他精疲力竭跪在地上,气喘吁吁用双手扶地才能不让身体倒下,三清先前被取去魂魄,但他还有十转寿元丹护体,所以他还有神识,但此刻十转寿元丹已离体,三清的神智已经越來越模糊,他知道就算他能活下來,他已是一具沒有思想的行尸走肉,三清不想这样活着,所以他要寻死,但必要拉韩道主陪葬,

三清咬牙切齿的道“元三,你以为你赢了么,我们來做个了断,”

三清手上忽而扣上一枚钢针,三清狰狞冷声高笑,“元三,让我们同归于尽,”

韩道主已看出三清的意图,可韩道主却笑了,笑得很是满足,韩道主抚着胸口的道字“我无愧恩师栽培,”韩道主闭上了眼,

三清眼露怨毒之色,凛然咒骂道,“死到临头,你还假模假样,”钢针“嗖”的一声,迅疾无比射向一个捧灯人,

韩道主眼睛一闭,就似整个世界已然消亡,但韩道主在三个呼吸后,他发现他还有呼吸,所以他睁开了眼,韩道主眼刚睁开,便见鬼纸手持纸刀,抵在三清喉咙,鬼纸厌憎瞧着三清,一字一字道“你,罪无可恕,”

鬼纸刀凛然一划,三清喉头的血柱喷洒而出,遍洒议事厅广场,

韩道主才刚睁眼,就感到浑身无力,身子一斜就往地下倒去,鬼纸在旁一见疾呼“道主”鬼纸身形一转就已扶主韩道主,此刻阵已破,余人全向韩道主跑來,鬼纸率先进阵,这不是代表阵是鬼纸所破,阵是自行破去,就在三清针快要刺中捧灯人之前,青灯已然灭去,

鬼纸见韩道主脸无人色,顿时痛哭“道主,”

韩道主呼吸越來越弱,韩道主有气无力道“正清,正阳”

两位真人单膝跪地在韩道主身旁,他们二人眼眶早已泛红,正清万箭攒心轻抓韩道主的手“元三师兄“

韩道主虚弱一笑“好久沒听你这么叫我了正清”韩道主伸起手抓住正阳真人手道“我对不起你们四人,我实现不了我当初的承诺了,我当初答应你们,我会诛杀不端,换得太平盛世,但我已经做不到了“

韩道主把眼光移向鬼纸,但韩道主连转个眼珠都很吃力,韩道主在道“鬼纸在我死后,你便是道山新道主,道山以后就靠你了,四位师叔会尽心辅佐你”

正清正阳已泪流满面,鬼纸声泪俱下悲咽道“不会的,我不当什么道主,只要你好起來,无论你要我做什么我都一定会认真去做”

白无常这时候沉重道“他已好不起來了”

鬼纸忽而目光凶光,“你胡说什么,”

白无常叹了口气“这可不是我强行索命,一魄十年,我们十大冥帅助他取三魂七魄,他已把百年寿元给了我们,当我们取魂魄出來的那一刻,他就已经开始减寿”

正人起了身,对十大冥帅拱手一辑道“多谢十位冥帅出手相助”

正人之所以道谢,是他知道,这十大冥帅可不是随便能请十位齐來,

白无常回礼道“事情已了,我们这就告辞,”

十大冥帅嗖的一声,就已不见,

淳安县第一人民医院
茂名市人民医院
长沙治疗宫颈炎医院
江门治妇科医院哪好
武汉治疗盆腔炎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