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妞非在下 第186章 迷死女孩儿的吹笛公子?

2020-01-18 15:02:1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妞非在下 第186章 迷死女孩儿的吹笛公子?

笛声飘渺,幽幽地回荡在月夜中。

在一楼的谦君子、宗智联等玄气高深者人先是警觉,但仔细停了一下觉得笛声没有什么攻击性,也就没有放在心上。

此处靠近齐都,齐王喜好乐律,说不定有旅途中的乐师深夜难眠在低低吹奏。

笛声确实没有攻击性,因为身为吹奏者的音公子,根本没有使用魔音谷的音波能力。

同行其他人自然仍睡得香。

大多数人昨夜就通宵了,酒足饭饱后鼾声正隆。

只有宗主老头心中明白无差,却也轻微地发出了一阵熟睡的鼾声。

凭他的玄气修为,这位音公子一出上房,他便已经知晓了。

甚至连音公子悄然走到了二楼走廊转角扶栏位置,跃上了对面的阁楼顶,都感受得一清二楚。

他可没觉得这个小子能干什么好事儿,因此就盯着他的气息不放。

宗主不介意音公子为吴喆等人添乱,甚至是双方大打出手,他也不会管。

这几位仗剑宗的弟子只要不被严重打残或打死,并不值得作为宗主身份的他亲自动手。

江湖险恶许多,如何能时刻护的周全?

只不过,若是这家伙趁着夜色想要占女弟子的些许便宜,宗主也不会同意的。

可惜盯了一小会儿,笛声始终不带半点攻击性,宗主心中不禁还有点迁怒音公子。

废物,怎么就不挑衅一下呢?老头心中暗骂他不够惹事。我还想看看萧若瑶等人如何对付你这个玄气高手呢。

音公子对外宣称的等级在宗主面前,根本起不到半点隐瞒的作用。

他可以清楚地感到音公子的修为与外界公开的程度不符。

二十余岁的他已然达到了七星,甚至在爆发后可以勉强八星境界。

这种等级对于宗智联等人可算大强敌,就算同行的一大群人联手,也绝对不会讨得什么好去。

不提恨不得生点事情出来的宗主这边。单说在二楼的吴喆对笛声听得清楚,心下诧异。

怎么还有大半夜吹笛子的?多耽误人休息啊。

吴喆悄悄坐起来,看了眼穆清雅那边。

进化机体在夜间较暗处目力自动加强,在透过纸糊窗的微弱月光中,可以隐约看见对面床帘内的穆清雅仍是睡着,并没有什么表示。

吴喆随意查看一下自己的体能。由于白天在马上睡眠的时间不少,体能储备挺充沛。

可穆清雅没有休息过,而且她口不能言不好表达意思,听力却是毫无障碍。若这笛声耽误了她的休息怎么行?

若穆清雅心中觉得这笛声吵,也不好发声吧?那么我去帮她喊停。吴喆想着,悄悄起身抓过外裳穿好,蹑手蹑脚地走到了窗边。

其实是她自己过于敏感了,这笛声隐约飘渺,根本不足以干扰人睡觉。

只是进化机体对于周围环境的变化还是比较敏感。而她躺在床上胡思乱想,反而更加在意笛声是否影响穆清雅的睡眠。

轻轻地推开窗子,吴喆望见对面的阁楼上站着一位公子。

这位年轻公子一身白衣,皂巾扎头,锦带华靴,傲然立于阁楼翘起的一处尖顶上。双手正持一支碧绿的笛子,在嘴边悠然吹奏。

他正是魔音谷的少主音公子。

音公子在此吹奏笛子,并不单是为了吴喆。更主要的是需要以月华辅玄气归正。

魔音谷的玄气修炼,虽然也可通过静修行脉来增进修为。但控音之术最是需要一种心境。

月夜下的吹奏是每日必须之事。而且这位少主修炼童子功。虽然童子功令他玄气精进提升比同龄人都快,但一些影响却并不好。

后遗症就是一口纯阳真气凝聚心中,火焰旺盛对女子**不低,但是平时蹂躏亵玩不少女子都不足以消火。

而且元阳不得泄,经常导致他心气浮躁,也是修炼的一项桎梏。

所谓阴阳调和、日月归正。需要阴柔的辅助才能助他克制体内阳气过剩的灼烧之苦。

每晚纯阴的月华,是他静心清修笛音时的一种好的辅助环境。基本每晚他都要挑些时间在月色下吹奏一曲。

魔音谷的玄气运行在体内一**涌动中蕴含着阳劲,而在月色下就有了很好的冷却剂般的效果。

由于玄气并未外放,笛声中就不含攻击性。

当然,今晚的吹奏比平时更久一些。他其实心下存了诱引那位肤色白皙的说书姑娘出来的念头。

他并没有打算直接用魔音谷的音波攻击来诱引她出来。

仅仅是聊以为辅。你能推开窗自然是好的。若没有注意,也就算了,明日再寻隙接触。

但出乎他意料地容易,客栈附近许多住户,就这丫头第一个推开了窗子。

不错的听感啊,居然率先查觉。音公子侧目留意到她悄然推开窗,心下不禁赞了一句。今夜的笛声阴晦不扬,若没有一定的听感或玄气修为都留意不到。

音公子故意更加挺拔身形,在月色下一副玉树临风、俊逸出尘的样子。

这一招他使出过没有十几次也要**次,每一次都大获成功。

诸多的千金小姐大家闺秀,在夜色中一见如此俊朗的年轻人,便一见钟情情根深种,自愿被这音公子拐带而走。

当然这些花痴女,落到他手里都没有什么好结局。

音公子在这里摆造型,很快也有一扇窗子被推开。

是歇在一楼的扈云伤。

这个痴人也听到了笛声,同样没有察觉到玄气虽然并不在心中警觉,但他心中萦绕呈现的都是白天萧若瑶在马上酣睡的样子,翻来覆去怎么都静不下心睡着。

于是他无聊地推开了窗子,正好望见了一位帅气的公子站在对面楼上卖帅……

扈云伤撇撇嘴,不当回事地刚要关窗户,但突然看到这位公子突然扭头瞧向了自己的楼上。

嗯?二楼?不是萧若瑶和穆清雅的房间吗?

扈云伤心中一动,微微探头朝上望去。

果然见到中间上方的窗户开着,正伸出来一只手臂在挥动。

看手臂的服饰蓝裳,是若瑶在朝他招手?

扈云伤心中咚地一声,犹如被一记重锤敲击。

吴喆的确是在朝音公子招手。

对面阁楼上,音公子自酌十拿九稳迷住那丫头时,突然瞥见那丫头正在窗口对着自己招了招手。

嗯?请我过去?

这丫头还真是大胆主动,不愧是敢在诸多武者面前侃侃而说书的女子。

音公子刻意笛声不停,仍旧保持着吹奏的姿势,仅是身形一转,双足轻踏凌空飘向了吴喆那边。

这塑造形象可谓非常成功,若是寻常女子见了简直会惊为仙人下凡般,直觉得自己的意中人从天而降飘落面前。

不少女子就是瞧着音公子如此表现而对他芳心大许。

但当音公子仅在半空中,吴喆就做出了一个动作,顿时犹如凌空敲了音公子一棒。

她将双手对着耳朵用力捂了捂,皱着眉头嘟着嘴晃了晃脑袋。

这是一副非常鄙视人的架势:你的声音很烦,已经吵到了我,令人不得不堵住耳朵才能清净!

什么?这丫头嫌我笛声烦?

一口玄气没提上来,音公子瞪圆了不敢置信的眼珠,飘在空中的身形一坠,呼地一声落到街上。

幸好他虽然心神受被鄙视的刺激,但多年养成的风度使然,令他没有狼狈地跌在地上,而是最后一刻脚尖一点,悄然落地。

就凭我的潇洒风度,居然没迷住她?音公子心中大叫:这不可能!

但楼上那丫头充满鄙视韵味的眼神,却摆明了态度。

你谁啊?大半夜吹笛子,烦不烦人啊?!(未完待续

北京京科银康医院网上预约
北京德胜门中医院在线挂号
安顺癫痫医院电话
贵州治疗盆腔炎医院
上海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