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重生之杀手至尊 第753章 成神(3)

2019-09-13 20:51:5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重生之杀手至尊 第753章 成神(3)

一口鲜血挥洒在雪原上,上官逍遥经受久战未曾痊愈的身体此时早已无法承受如此撞击,摇晃的身子也眼看就要倒地不起。

“魂主战体!现身!”高达五丈的魂主战体突然出现在雪原上,那十八只手臂当场就将巨猿的另一只手臂也扯成一地雪沫。

比起巨猿更加猖狂的吼声齐现,只剩下身躯的巨猿被轻易的拆解,与那巨龙一样化作无神雪沫。

“更多的巨兽,无崖武圣这家伙自己活不了也要拖着我吗?休想!”魂主战体挥手间又将一只巨蟒完全拆毁,上官逍遥的口中却因为长时间的运转元力而溢满鲜血,伤势进一步加重起来。

“终于轮到我了,上官逍遥去死吧!你的神魄我就收下了,千年后我必将成神!”无崖武圣却又从身后轻易的将魂主战体扎出一个窟窿,瞬间在上官逍遥的背后也留下了一个巨大的伤口。

“噗。”身负重伤的上官逍遥身形维持不稳,短暂维持的魂主战体当场消散于无形。

巨蛇崩碎后的巨大雪块迎着两人的面当头罩下,身负重伤的两人摔下天空,被大雪埋没其中。

诡异的情况出现了,当上官逍遥与无崖武圣都失去意识被掩埋后反而让巨大的巨兽们停下了攻击的脚步,有些崩碎消散,有些却像是看门大将等待着什么一样,一动不动的在那里驻守着。

雪原中再次恢复了静谧,两人不断施展火相攻击留下的片片水塘此时也变成了镜面冰晶,在那徒然的反射着天空。

……

“架!”此时的音芷瑶,身后已经再次被一群雪原战马纠缠上,奋力向前冲去却并不能甩开多大的距离。

“凤流火!”

音芷瑶侧过身子向后轻弹手指,道道火苗撞向冒尖的马群,将其距离再次拉开:“上官逍遥的打斗声怎么停了!?”

原本只是略显焦急的心情此时已经被无声无息的状况将心脏吊到了嗓子眼中,身下的骨马顿时又快了几分。

埋头赶路的她此时却看到了地面上时不时飞过的流影,惊觉高空中已经出现对她后背造成威胁的生物。

急切之下两手握住缰绳,操纵着骨马不停左右回转,在不断落地的雪色飞鸟中寻找着自己的位置。

然后她便听到了骨马的膝盖开裂的声音,高强度的跑动最终让这人造物无可挽回的留下了损伤。

“该死!继续前进!再撑一会!”音芷瑶紧咬牙关,看了看身后奔腾的群马以及天上不断落下利箭一般的飞鸟,一股绝望感顿时由心底而生。

屋漏偏逢连阴雨,才刚刚奔跑出去不过十几丈,这骨马在一阵骨架崩碎开裂的声音中就要散落一地,音芷瑶敏捷的翻身而起,双脚踏在大地上。

“这是……为什么?”正要防御攻击的音芷瑶双手捧着古筝,两脚站在大地上,就防御的屏障都已经成型了。

然而那些白雪与法则凝结成的野兽们却止步不前,甚至当场就将自己的头颅调转了过去。

“莫非我已经到了?”音芷瑶觉到自己脚下的地面并不是那一望无际的坦途,已经结成冰坨的水洼以及高耸的地面上都是让她无法忽视的痕迹。“这里出现过争斗,而且有一股我熟悉的气味……”

音芷瑶细细分析的时候,不远处的雪堆中猛地炸开,两道浑身浴血的身影出现在眼中。

“音芷瑶?”其中一位老者看上去有几分眼熟,一眼便认出了音芷瑶。“芷瑶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你是谁?”音芷瑶看着这满鬓银白的老者,却从他身上感受到了上官逍遥的熟悉气息,心中不由猛地一突。“上官逍遥去了哪里?!”

那满是血污的银老者神情出现了一瞬间的呆滞,低头看向自己的双手,这才现自己已的伪装已经消失了:“芷瑶……我就是上官逍遥。”

尽管心中已经有了猜测,音芷瑶却依然无法相信自己的双眼,上官逍遥的脸庞上遍布的沟壑仿佛在向她宣告自己不在她身边所经历的岁月。

“为什么会生这种事情……逍遥你到底经历了什么?!不!!!”音芷瑶的脸上已经是止不住的眼泪,双手上止不住的哆嗦。“逍遥,我是不是在做梦,我还在经历秘境的心魔关对不对?!”

“你们两位卿卿我我的时候,就没有想过老夫的感受吗?”悲伤之中的音芷瑶却忘记了另一位老者,那正是无崖武圣的身影,此时他已经瞬身到了音芷瑶的背后,手中虎爪就要掏入音芷瑶的后心窝。

音芷瑶感到时间的减缓,缓缓的转过头看向满是狰狞神色的无崖武圣,那利爪已经将背后的软甲撕开,裸露的皮肤经受着寒冷空气的刀割,以及虎爪上传来的风刃,甚至已经绽开了丝丝的伤痕

心中已经绝望的音芷瑶,与满是扭曲表情的无崖武圣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色。

然而两个人都没有注意到的上官逍遥此时却突然横在了中间,残破的逍遥剑横置胸前就要强行接下这一击。

“叮……——”

那一声叮铃的尖锐声音出现在三人的耳边,顿时六滴鲜血便滴落在了大地上——逍遥剑,断了。

无崖武圣向后退去,从胸口直到脚面的前身上全部都是一片血红,但却不是他的。

噗通一声。

上官逍遥的双膝落在雪地上,断剑的剑柄依然牢牢握在手中。

音芷瑶绕过上官逍遥的背后,面前的一幕几乎让她目眩,强撑着阵阵眩晕感抱住了缓缓倒向地面的上官逍遥,那断剑的碎屑已经深入他的胸膛,还在不停向外冒着鲜血。

“哼,自不量力。”无崖武圣手抚过自己的前身,面目都已经恢复了晴明,除了下落的境界以及那胸上的一线伤口之外完全看不出这位老者刚刚经历过久战。“现在好了,登顶一步之遥,却落得为女人殒命的可悲下场。”

上官逍遥此时已经全无动静,身上的元力也在飞向着身外不断逸散着。

雪原上一时只剩下无崖武圣的脚步声、音芷瑶淡淡的抽泣声、以及滴滴鲜血落入雪地中细丝无觉的声音。

“休要伤得上官逍遥!一人箭雨!”恰在此时,李笑生的声音却从远处传来,震彻的大地上的浮雪齐齐一震。“音芷瑶!长河之卷!”

那黑压压的飞箭袭来,个个箭头上都闪烁着皇境的气息,相互之间的共振让无崖武圣都感到了无穷的压力,不由自主的面上紧绷起来。

此时远处的三人已经奔向了上官逍遥的身躯,身上个个都带着伤,但又满是坚毅的神色,丝毫不见倦怠。

那漫天的箭雨也已经越过了众人的头顶,在空中越分散开来。

“我们拖住无崖武圣,上官逍遥的长河之卷就交给你了!”李笑声的声音再次响起,却不见他的身影出现。

四人的支援让音芷瑶看到了希望,急忙将上官逍遥的身体背上身后,丝毫不惧那深陷皮肉的逍遥剑碎片将自己的背后刮伤。

“下!”随着李笑生的再一次怒吼,漫天的箭雨向着无崖武圣落下,那无法闪避的威势若是换成四大圣尊任何一人都无法独力抗衡。

然而无崖武圣的双手中却又有细丝生出,在众目睽睽之下变成两只金剑,斩向不断飞来的箭矢:“跟着上官逍遥现学的,还挺好用。”

无崖武圣的挑衅让禹九节激起了怒意,只见他将自己的九节剑抽出,向着地面横扫出一片雪花直接化做一场薄暮拍向了无崖武圣。

“笑话,这种攻击能给我留下什么东西?!”无崖武圣轻易的腾出一只手,就举剑扫向扑来的禹九节。

落剑中却没有感受到血肉割裂的触感,无崖武圣这才分过神看向自己前方的禹九节。

“我的能力怎么会如此低级?”那禹九节的身体此时已经变化成了一个看上去苍白无比的躯壳,正面目呆滞的看着无崖武圣的双眼。“无崖武圣,看着我的表现吧。”

随后,竹子的清香扑面而来,那呆滞的面孔不出无崖武圣所料的是一具傀儡而已:“哼,区区一个傀儡也算什么本事?”

“逍遥大人的状况如何?”卷起一阵雪屑,李月仲的后背出现在音芷瑶的眼前。

此时的音芷瑶已经坐在了血泊之中,怀中环抱着上官逍遥的双肩,他的后脑正枕在音芷瑶的大腿上,胸口上正抱着那长河之卷。

“逍遥的情况已经稳定下来了,现在正在参悟长河之卷,要不了多久就能苏醒过来。”音芷瑶镇定的说道。

“玄龟阵法?守势。”李月仲的双剑在雪地上刻画着阵法,一只熟悉的龟壳将音芷瑶与上官逍遥环绕起来。“芷瑶姐姐在此安定好,我们将会将无崖武圣拖住的。”

没等音芷瑶做出反应,李月仲的身影向前冲去,那双手中的利刃已经呈现出龙虎之像,向着眼前的无崖武圣掠袭而去。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版阅读址:

儿童止咳化痰药排名
宝宝发烧怎么办
四磨汤怎么给小孩喝
宝宝偶尔咳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