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第六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达成90多项成果

2019-07-12 23:35:0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第六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达成90多项成果

昨日(7月10日)下午,作为中美两国元首的特别代表,国务院副总理汪洋、国务委员杨洁篪、美国国务卿约翰 克里和财政部长雅各布 卢出席了第六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成果会。

国务院副总理汪洋宣布,本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双方共达成90多项成果,为今年11月两国元首的APEC会晤打下了基础。

其中,中美双方对于备受关注的中美双边投资协定(BIT)谈判将争取2014年就双边投资协定文本的核心问题和主要条款达成一致,并承诺2015年早期启动负面清单谈判。

双方关注多领域合作

中美战略经济对话是2006年9月由当时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和美国总统布什发起设立的,是中美现有20多个磋商机制中级别最高的一个。这样的高规格对话,决定了每次中美双方都会出动部长级代表团谈判讨论。

第六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自7月9日开始举行,期间有 宏观政策和结构改革专题会议 、 贸易和投资专题会议 、 科技创新专题会议 及 金融业和监管专题会议 等。

《每日经济》获悉,经过两天的对话和沟通,不少出席本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的双方代表,在笔记本和资料页上都贴满了标签,上面记录着此次对话的过程和细节。出席成果发布会的双方代表汪洋、杨洁篪、克里和雅各布 卢也不例外,也是手拿笔记或资料。

据参会的中国商务部部长助理张向晨介绍,在专题会议上,中国财政部长楼继伟谈了推动制定国际经贸新规则问题;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胡祖才谈了促进中美双向投资问题;科技部长万钢谈了促进中美创新合作问题;农业部副部长牛盾谈了扩大中美农业贸易和投资合作问题;能源局局长吴新雄谈了拓展中美天然气贸易与投资合作问题;国资委副主任黄淑和谈了为中国国有企业对美贸易投资营造公平环境问题;国务院法制办副主任甘藏春谈了透明度问题。

美方的代表们也对中国知识产权保护、政府采购、服务业开放、国有企业改革以及创新政策等方面表达了关注。

这些议题,都与中美双方正在进行的BIT谈判相关。

中国入世谈判时中美双方的贸易代表龙永图和查伦 巴尔舍夫斯基也在此次对话期间,在《华尔街》撰文呼吁双方像当年入世一样,尽快达成BIT谈判,称 双边投资协定的签署,将像中国加入WTO那样,为两国带来可观的收益,并且进一步加强中美整体关系 。

BIT谈判棘手又光明

中美双方对BIT谈判都持 棘手却又有信心 的态度,其谈判的核心是确保中美双方以非歧视性原则对待对方的投资者和投资。

被许多观察家喻为 第二次入世谈判 的中美BIT谈判,在2008年已经启动,但在奥巴马就任总统后,这一谈判停了下来,直到2012年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期间才决定重启,并在2013年确定了谈判方向。

2013年7月,中美两国的谈判取得了突破性进展,即双方达成协议,双边投资协定将涵盖经济领域的各个方面, 负面清单 中明确列出的领域除外,并保证中美投资者在整个投资环节中不被区别对待,在最初的市场进入阶段和投资开始阶段都是如此。

这意味着两国的投资者,在投资设立工厂、农场及协定涉及的其他领域时机会均等,并在征收和限制投资回报时享有同等法律保护。

张向晨说,中美BIT谈判迄今为止已经进行了13轮,最近的第13次谈判于前不久的6月9日~13日在北京举行。 在第13轮谈判中,双方就协议文本进行了充分谈判,取得了重要进展。

中美BIT谈判分成两个部分,一个是文本谈判,另外一个是负面清单谈判。

目前,中美双方在文本谈判的许多条款上达成一致。张向晨说, 在文本谈判基本达成一致的时候,中美双方将启动负面清单的谈判。

他也坦承,由于中美两国的经济发展水平不同,两国政府的监管能力也有差异,估计在进行有些条款和负面清单的谈判时,会遇到困难,但相信双方最终能达成一致。

中方目前认为,在美投资的中企的确面临一些困境和障碍。 我们认为美国的国家安全审查制度存在概念模糊、程序不透明的问题,对涉及国家安全审查和安全风险的项目所作的限制条件过于严苛。这些限制导致中国公司遭受损失,也影响了中企赴美投资的信心。 张向晨说。

雅各布 卢则认为,美国外国投资者投资委员会(SEC)审查的外国投资项目使用相同的规则和标准,美国将与中方就外国投资审查概念进行沟通。

龙永图和巴尔舍夫斯基均认为,两国目前谈判中所遗留的问题均相当棘手,其中包括: 负面清单 中应包括那些领域、那些不适用于通用的非歧视性原则、如何在州省级推进双边投资协定、如何建立争端解决机制。

至2012年,美国对中国直接投资累计约为700亿美元,当年投资约为30亿美元,约占在中国直接投资年总量的3%。中国当年对美投资达40亿美元,累计对美投资170亿美元,在美国的外国直接投资流入总存量中,中国占比不足1%。

有赞微商城入驻费
有赞微商城登入
有赞微商城平台怎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