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梁建章老矣 尚能懂互联网否?

2019-12-04 15:11:5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近日,携程创始人梁建章,因为一则关于互联网未来趋势的演讲引发关注。

演讲中,他称互联网思维唯一的好处,是对投资者和对手的“忽悠”;靠补贴和刷单吸引的“屌丝”,不会贡献真金白银的利润。言语中透露着精英和学者对于“屌丝”群体的轻视,亦令人讶异。

近年,马化腾提出“互联网+”、雷军提出“互联网思维”和王兴提出的下半场,都成为互联网的一种共识和方向的指引,而梁建章此次提出“互联网进入专业时代”,或许亦有让其与这些互联网的明星企业家并驾齐驱,但是,这位叱咤中国互联网十余年的老兵,观念是否已经陈旧?

精英学者与时代脱节?

长久以来,学者型企业家是梁建章身上最突出的标签。他对于中国人口问题的呼吁,也获得社会普遍认同。

但谈及互联网问题时,他身上的光环悄然褪去。

这场谈话暴露的第一个问题,是一直标榜自己精英的梁建章,与时代理念和中国真实国情的脱节。

梁建章称:前不久又有人说现在互联网进入了下半场,所以互联网商业逻辑变了,应该追求效率。他认为,这并不是互联网思维的专利。

马化腾、马云、李彦宏等互联网大佬,都在不同场合提到下半场的概念,可以说这一概念已经成为互联网业界的共识。

而梁建章并非只在这一个问题上出现了认知偏差。

在他批判的互联网商业逻辑中,还提到了“免费和快”、“得屌丝者得天下”。

这已是数年前的概念,早被不断更新迭代的互联网潮水,冲刷到时代的角落。

即使站在批判角度,梁建章的论据也落后了好几年。更不用说免费和快,那几乎相当于互联网远古时代的回音。

其实这种陈旧感,贯穿着梁建章与携程的发展。

一手缔造线旅行业巨头,并在危机四伏之际挽救携程,梁建章功不可没。但凡他的思维更迭更快一些,携程也不会数次陷入被动局面。

梁建章曾断言,目前90后群体不足以影响中国的旅游市场,主体仍是60、70后。

话音未落,马蜂窝、穷游异军突起,占领了更为个性化的细分市场,比携程早一步抓住了未来。

而长时间的安逸,让携程丧失了内在的紧迫感。携程并没有摆脱高价、高佣金模式的惯性,更没能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确立遥遥领先的优势。

反而在收购了去哪儿后,携程2016年第一季度交出了巨亏的成绩单,显示出在机酒业务上的颓势。

固执的命门

固执,是梁建章的另一个命门。

作为中国互联网的第一代企业,携程与BAT曾站在同一个起跑线上。梁建章一手创建的票务服务帝国,也一度被称作互联网改变生活的典范。

这位少年便已成名的电脑天才,作为创业者留下荣光无数。中国互联网的史册上,他的名字已经不可磨灭。

但在携程的发展中,这位固执的帝国缔造者,目光却一直停留在旅行领域,一步步错失壮大城池的机遇。

同时期的百度,已经从早期的搜索,发展为包含社交、知识分享、O2O和人工智能在内的跨领域巨头。而阿里也实现淘宝、支付宝、文化、蚂蚁金服等拳头产品多头并进,完成电商、文娱、支付和金融的多个产业链条。

即使互联网的晚辈腾讯,都已经通过聊天和社交,一跃成为无处不在的隐形帝国。

但将近20年过去,提到携程,人们想到的还是只有旅行。

在外人眼中,梁建章是个专注的人。这种专注之于学术,意味着更高效的研究成果。但对于企业发展而言,如果只沉溺于自己所擅长的舒适领域,却并非长久之计。

这个孤独的互联网元老,几年前险些地位不保,差点被去哪儿赶超。梁建章只得以合并、出卖股份等手段,平息危局。

面对竞争对手,梁建章也有着同样的固执。

他惯于用价格暗战和资本运作拖垮对方。携程收购了艺龙,掌控了去哪儿,在价格大战中梁建章喊出“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将整个行业拖入了烧钱亏损的怪圈。

但面对阿里飞猪、腾讯旗下的同程等背景和实力同样雄厚的新对手,梁建章的打击手段已然失效。

如果早年间,梁建章能购不那么固执地沉溺于鏖战对手,而是抽出一部分精力拓展新的城池,今日的携程,或许早已有了更大的想象空间。

旅游之外,携程唯一在发力的金融领域,目前也正处于牌照违规丑闻、发展举步维艰的状态中。

如果梁建章继续这样固执下去,或许终有一天会被互联网的潮水甩在身后。

携程超越京东已成“空想”?

梁建章在战略上的短视,也让携程一直故步自封。

他曾以铁腕高压推动下属的执行力,实行内部改革。在几年前四面楚歌之际,稳住了携程的阵脚,成为业内的一段佳话。

遗憾的是,他在战略上总是慢了一步,让携程的转型显得缓慢而笨拙。

早在2013年去哪儿大规模上线预付酒店,业界普遍认为,预付会成为未来的主流预定模式。

但携程并未警觉。

直到去哪儿以极低价格震动市场格局时,携程才焦急地发力预付业务。2014年在梁建章的力主下,携程的酒店预付业务与现付业务分拆为两个部门。

据媒体报道,在分拆后的实际运营中,两个部门陷入业务竞争与摩擦,内耗掉大量人力与资金。仅仅一年后,携程就将现付与预付团队合并。

一位互联网观察者直言,这意味着梁建章战略上的重大失误。

对互联网理解的薄弱,也让梁建章丧失了看清自己的能力。2015年初,他曾放话:携程完全可能3年超越京东,而超越天猫、淘宝只是时间问题。

如今京东市值突破583亿,直追百度。而携程市值不及京东的一半,留给梁建章兑现豪言的时间,不足半年,但其已经于半年前离职CEO的职位。

战略上的短视,也让梁建章数次白白浪费优势与先机。

此前携程合并去哪儿,占据天时地利。但携程只顾吞并去哪儿的高星级酒店业务,导致去哪儿只能专注于低佣金市场。

此举不仅让去哪儿的酒店业绩下滑,也引发去员工的离职潮。此前虎视眈眈的阿里飞猪、腾讯投资的同程等对手则趁机削弱了去哪儿的酒店业务,扩大了市场占有率。

这一步,可谓伤及友军,为对手做了嫁衣。

不可否认,携程长期处于行业的金字塔顶端,而梁建章的学术建树和影响力,也总是令支持者对这家企业有着更高的期待。

但每每在即将甩开对手、确立绝对领先的关键时刻,携程总是差了那么一口气力。

在批评者眼中,携程前进步伐的缓慢,正是因为其常年来以利润换市场、捆绑销售等扭曲的策略思维。

作为携程常年来的掌舵者,梁建章难辞其咎。

1999年,他借着互联网的风口缔造了传奇。而卸任后,他却公开表示,携程是旅游公司,而非互联网公司。

也许,多年来携程战略上的举棋不定、口碑与形象屡遭诟病,数次与BAT后第四极失之交臂的原因,也蕴藏其中。

理清这些根本问题,他才能证明,自己并未留在旧世代老去。他和他的携程,才能重新出发。

小儿积食的原因
两个月宝宝便秘怎么办
小孩大便干
吃立可安能改善肠道感染吗
分享到: